快捷搜索:

武大的樱花,日本的吴服_0

你觉得武大被打的男子穿的是和服,你觉得去京都清水寺外租来拍照的那些鲜艳亮丽的日式服装就是和服,你还觉得和服不就是唐朝传去日本的,说起根源来也算是我们的文化。

然而这些都不是和服,或者说,现在的和服,早就不是一个“源于唐装”所能定义的。

1.

“和服”(wafuku)这个概念,是江户末期才有的,黑船强行打开日本国门的同时,也带来了包括西式服装在内的一系列西方文化的产物甚至生活习惯。为了区分来自西洋的服饰——“洋服”,幕府便把以大和民族为主体的日本人传统服饰统称为“和服”。

就像在西方文化进入中国以前,国内没有“国学”这个概念一样,在洋服进入日本以前,日本也是没有“和服”这个概念的,在那以前,日语词汇里有一个专门用来泛指一切穿着物品的名词,叫做“着物”(kimono),也就是衣服的意思。

因此现代意义上的“和服”,其实是一个包括从内裤到外衣,从鞋袜到饰品的庞大体系。根据性别、年龄、职业、身份、季节、出席场合、穿着目的等不同的需求,和服的种类也因此细分,甚至有着相应的穿着规定,比如看烟火时可以穿着作为常服的“浴衣”,而参加婚礼时,则需要配得上正式场合的“振袖”。

素色振袖

2.

在如今日本许多景点租借和服的商店,常常会看到“xx吴服店”的招牌,这个“吴服”的由来,则是源于中国的三国时期。

《日本书纪》中曾记载过“吴国”应日本应神天皇的要求,向日本派出四名纺织缝纫专家的故事。“卅七年春二月戊午朔、遣阿知使主?都加使主於吳、令求縫工女。爰阿知使主等、渡高麗國、欲達于吳。則至高麗、更不知道路、乞知道者於高麗。高麗王、乃副久禮波?久禮志二人爲導者、由是得通吳。吳王於是、與工女兄媛?弟媛?吳織?穴織四婦女。”

应神天皇是日本传说中的第15任天皇,也是日本历史中相对可考的第一位天皇,公元270-310在位,对应到中国大约就是280年覆灭以前的孙吴政权(尽管专家赴日的时候其实已经是晋朝了)。当时的吴国,开拓了海上丝绸之路,直接与日本、越南、罗马等地都有贸易往来,作为吴文化代表的纺织技术也在国外内外声名鹊起。

应神天皇听闻吴国先进的纺织技术,于是派遣使者,准备从高丽去往吴国学习,结果不认识路,只好向高丽人寻求帮助,在高丽王派遣导游的帮助下使者们终于抵达吴国,吴王听闻应神天皇的请求,则慷慨派遣了四位妇女技术专家跟随使者回到了日本。《日本书纪》还特意强调了这几位专家们精通的方向,分别是“汉织”和“吴织”。

在这批最早赴日传授纺织缝纫技术的女性专家们的帮助下,日本终于有了高级的纺织绸缎。“吴服”(gofuku)这一词汇,也就作为通过吴织技术生产的纺织物的意义而诞生,也被叫做“吴服物”。相对应的则是“太物”(futomono),意思是粗浅织物,包括粗布、粗麻布、棉麻等质地的织物。为了感念这些带来技术的女性专家,日本现在还保留着一些纪念她们的神社,比如位于大阪府池田市的吴服神社。

汉服曲裾与和服振袖

3.

吴服工艺复杂,用料讲究,诞生初期只有皇室用得起,久而久之也就成为高级绸缎的代名词。

到了推古天皇时期,这位日本史上的首位女皇,不但雷厉风行地推进了一系列加强皇权的改革,据说还模仿隋朝的服装,制定了贵族的冠服和朝服。而之后的奈良时代,随着官派的使者和僧侣大规模出国,尤其是访唐,模仿唐朝以及外国的服装和穿戴方式在日本成为时尚,这一时期流行的日本服饰常见的有三种,三国式样,唐样(齐胸襦裙、唐式冠帽等),还有高丽式样的袄裙。

推古天皇

随着时间推移,更具个性和魅力的服装时代来临了,这就是平安时代。在充分汲取外国的文化,尤其是唐文化后,平安时代的日本已经不再满足于模仿国外风格了,这个时期的日本服饰“循于徃古之衣冠而折衷于汉唐之制”,发展出独有的奢华与精致特色。比如取日本古坟时代的短腿大肚子,取汉代的重叠穿衣,取晚唐的披袍,又有大胆简洁的独特日本配色。

也是在这个时期,日本开始逐渐确立起区分社会等级的公家着物、武家着物和平民着物。比如当时女性的服装主要是“十二单衣”和“唐衣”,唐衣就是盛装(礼服)的一种,以紫、绯为贵,金碧辉煌,美丽异常。男性的服装主要是“束带”(朝服,正式的礼服)、“直衣”(贵族服饰)和“狩衣”(常服)。其中贵族阶层服饰以以绢为主,平民则是以麻为主,不可使用绢。

前几天,日本明仁天皇在自己的退位仪式上身穿的黄栌染御袍,就是平安时代以来确立的天皇正装。这种赭黄色借鉴的是中国隋唐以来天子御服的颜色,也是平安时代以来日本天皇的专属色,其他人不得使用。

镰仓和室町幕府时期,政治腐化、穷奢极欲的公卿统治随着元朝的不断进犯终于衰退,武士阶层崛起,为了便于劳动和战争,精干、简易的服装成为主流,直垂和侍乌帽子成为男性时尚,女子则流行穿着小袖。这一风格发展到江户时期,基本奠定了现代和服的基本款式。

江户时期西式、和式融合的着装风格

4.

值得一提的是,江户末期以来,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作为传统服饰的和服不但没有被抛弃,反而随着不同时期的流行,种类和花样越发繁荣。比如皇室贵族出席典礼时依然穿着公家着物,神职人员则有自己的服饰(大部分保留了平安时期的风格),女大学生在毕业典礼上穿“卒业服”,其特有的筒裙“袴”,最早诞生于明治时期,而在穿着时甚至可以搭配大正时期流行的西洋马靴。还比如现代以来诞生的夏天浴衣,轻便透风,非常适合纳凉,1970年还研发出羊毛料的和服。

有人说,在伦敦看不到都铎时代服饰,在巴黎看不到波旁时代服饰,在柏林也看不到腓特烈时代德意志服饰。而在日本,身穿和服,却可以奇妙地在传统文化和流行时尚二元对立中共存。

一个令人惭愧的现状是。

很多年后,日本人让樱花文化闻名全世界,甚至成为上万亿的产业,连武大樱花都要打着“看樱花不用去日本”的名号吸引人们前去观看。日本的和服,源源不断地融合各个时代的特色流传至今,成为就算出席时装周也不过时的、现代美学与民族传统兼具的特别存在,成为逛街、赏樱、看烟花、泡温泉……都再寻常不过的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2019秋冬东京时装周街拍

而在中国,身穿传统服饰却往往被人们视为cosplay,甚至绝大部分人,可能也根本分不清楚汉服、吴服、唐装的区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